聊笔阁

魔法玄幻|武侠仙侠|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历史架空|军事天地|网游动漫|竞技小说|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同人小说|经典美文
|繁体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小说 » 法控天下
温馨提醒:“聊笔阁”全站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六百九十七章 三关(四)

作者:一夜之秋
    从交趾入侵,有三条道路可行,自苏茂蛮入侵钦州,自桄榔县、决里隘入侵七源州,还有西侧的一条大道,乃是古道,进入广源州,交趾便是从这条古道击败侬智高。

    随后又让当地土人刘纪担任广源州知州。不过交趾未全部能得逞,湿闷洞、火洞首领侬宗旦、侬日新父子,下雷洞首领侬盛德,古勿洞首领侬智会、侬进安父子率壮丁结洞自保,任洞首领侬顺清、宫阙洞首领侬智春、武陵洞首领麻顺福、古农洞首领侬士忠、八细洞首领卢豹、古弄洞首领零崇概,以及古万洞等首领皆不服刘纪管制。

    他们没有侬智高的雄心壮志,只是想自保,交趾到广源州后,杀戳残酷,管控后又实行了苛政,让他们很不满。因为一部分兵士被侬智高所逼,参加叛乱,先后击杀,对宋朝也不感冒。不过孰是孰非,他们还是能明白的,宋朝对他们仅是优柔,未曾想剥削,他们是入侵宋朝,宋朝没有入侵他们。然而他们没有入侵交趾,是交趾入侵他们。

    对宋朝不感冒,对交趾却是仇恨。

    至于多数人姓侬,姓侬也未必是一家人,郑朗与郑戬皆姓郑,难道是一家人吗?虽姓侬,与侬智高并无多大关系。

    因此,只要将三关守住,逼迫交趾将行军路线转移到广源州,会出现很有意思的一幕好戏。

    这条道路交趾暂时不想了,想从这条道路入侵宋朝。必须绕道,耽搁时间,到广源州后,除非攻下水门关,否则必须绕到横山寨,再从横山寨进入邕州,兜了不知道多少里路。

    东边也不想。

    东边有两条道路。一条进入如昔寨到钦州,失去战略意义。一条自苏茂州进入禄州、西门州,这条道与决里隘道。是交趾经常入侵宋境的道路。为恶者还有两人,两个交趾驸马。

    李公蕴以其女嫁给甲峒首领甲承贵,封其为谅州牧。让他自决里隘道攻破太平寨,掳掠无数。李德政执政时,又让甲承贵之子甲绍泰娶其女平阳公主,世袭谅州牧,作为马前卒,率领诸蛮自苏茂蛮入侵,进入禄州、西平州,一番掳掠过后,扶持决旱、大发、文湘三洞傀儡。因为宋朝不管,先前这些部族还痛恨交趾的一次又一次的入侵。渐渐一些部族最终向交趾倒戈,成了交趾的走狗。

    但这条道路不是很理想,不要说郑朗在禄州加固永平寨,扼守了要道,此道本来路途同样遥远。而且比较崎岖难行。小规模的蛮兵前去入侵可以的,现在四万多兵马,加上从谅州等处征召的两万多蛮兵,近两万名押运物资的民夫,显然后一条道路无法选择。

    四条大道外,还有一些小道。不过那更不是大军行军的选择。无奈也,皆是山区地形,决定了所能选择的道路不多。

    唯独的办法就是强攻决里隘。

    但交趾又架不住强攻所带来的严重损失。

    然而这一难题就让武珥给化解了。

    前方战线静悄悄,后方几十名轻装的交趾兵士带着手令出发,钻入浓密的山林中。

    想大军通过,必须拿下决里隘。

    但若是不怕山林里的毒物猛兽,不怕到处丛生的棘刺将皮肤划伤,又熟悉山路,并且在这浓密得暗无天日的山林里有识别方向的本领,那么就可以从这个山林里潜到广源州。

    只是符合要求的人选不会有很多,甚至出现不必要的伤亡。

    到了下午时分,交趾再度出动。

    也学习郭逵,将一些妇人用的秽物挑在旗杆上,旗杆上书着不同的大字,有赵,有宋,有郑,有张。赵是皇室赵姓,宋指宋朝,郑指郑朗,张指张亢,还以为是张亢率领这支骑兵前来的。

    郭逵看了看,感到好笑,你们玩你们的,俺等的是时间,你们慢慢玩,玩得越久越好。

    根本就没有理睬他。

    又有一**趾兵士**着上身,前来做着种种挑衅的动作,顺便侮骂着城上的宋兵。示图激怒宋军开关出战。

    是让一部分兵士激怒,可面对着几万大军,前去出战,傻了不成。自己这些人非是李靖的部下,三千人就能将十几万突厥人大败,并且追了近千里。你们继续玩,反正此次功劳已经不小,俺们满足了。

    看着他们在下面刮噪,郭逵想了想,喊来几名手下做了简短的吩咐。

    一会儿,关门打开。

    武珥浑身激动,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以为宋军要开门出战的。但让他万分失望,出来了几名宋兵,但抬来几坛酒,来到喊话的兵士面前说道:“我家将军说了,你们喊了大半天,喉咙嗓子都喊哑了。太过辛苦,故让我们抬几坛酒给你们润润嗓子。”

    交趾兵士听了这句话后,雷得满头大汗。

    武珥也气得不语,敢情人家心态真好,无法玩下去,再玩不是激怒人家出战,而是自己丢人现眼。撤回大旗与喊话的兵士。惹得关头上的宋兵一起大笑。

    平安地过去一天。

    第二天交趾还是没有攻城,但经此一役,也让交趾产生警惕,想攻打宋朝的城寨,恐怕没有想像的容易。因此李日尊写了一封奏折回去,请求父亲紧急制造一批攻城器械,送到前线来。并且又高价悬赏潜伏在宋境内的斥候,想方设法得到那个

    到了傍晚,郭逵终于知道交趾人打的是什么主意。

    今天早上门州与七源州许多蛮人谋反,也不算谋反,因为没有出兵,但在向广源州纠集。

    杨文广说道:“他们想一个腹背夹攻。”

    郭逵笑了笑。

    这是不可能的,自己在此仅坚守三天。若将攻下决里隘那天也计算进去,已是第四天。不算,也满了三天期限。不是固守,固守那么必然腹背夹攻,自己这支军队就危矣。

    他笑完后,说:“看到交趾军队凶悍,一开始我有些担心。但想到此次郑相公的计划。我现在反而有了信心。”

    似乎交趾一切举措,就象郑朗看到一样,知道一些蛮族必然配合交趾人。因此只给自己三天期限。然后又说道:“只可惜带来的大量武器。”

    到撤退之时,不便携带,必然销毁。

    郭逵略有些肉痛。

    这是一场奇怪的战斗。始至今天,双方皆信心满满。

    消息很快传到京城。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宋朝君臣根本就没有想到。

    去年一年郑朗要钱,要了一千四百万缗钱。因为没有战事,国家再度出现节余。到了今年,看似情况更好。荆湖南路诸道基本竣工,广南西路还有许多杂事,郑朗暂时是不能分身湘水开发。也就是今年郑朗不会向朝廷掏腰包了,相反,两广会出现部分良好的财政积余。

    似乎终于看到投入近七千万缗巨款的回报。因此许多大臣将视线再次集中在黄河上。

    想到了郑朗的计划,可仅是想一想,得花多少钱哪?一亿或者两亿缗钱?

    于是折中,又想到一个办法,将商胡埽塞起来。这也是以后王安石的策略,重新开挖横陇河,也就是修一条长达一千里的大河,将黄河迫于原来的河道。

    重新回到京城的欧阳修一听傻了眼。

    最简单的算法,一千里,想要考虑到泄洪通航。最少得来一个近八百米的宽度,想要考虑到未来河沙还会沉淀,最少让其来一个四米的深度。这都算是不合格产品了。就算减去一半原有河道省下的工程,多少立方工程量,是以亿计算的。

    于是上奏说道,当年执政大臣(指郑朗、贾昌朝与宋祁)不审计虑,谋划修塞商胡,凡科配梢芟一千八百万,骚动六路百万州军。官吏催驱,急若星火,虚费民财,为国敛怨。今又闻修河之役,打算聚三十万人之众,开一千余里长河,计其所用物力,数倍于往年(大约欧阳修算术没有算好,未给出具体数据)。

    有不可者五,去年秋至春半,天下苦旱,京东尤甚,河北次之。国家应常务安静,赈恤还恐民起为盗,况于两路聚大众,兴大役。河北恩州自用兵后,继以凶年,人户流亡,数年以来,稍稍归复,而物力未充。又京东去年冬无雨雪,麦不生苗,将近幕春,粟未布种,农心焦劳。若动用三十万人,赴远民心不服,就近两路力所不任。往年议塞滑州决河,储积物料,诱率民财,数年之间,始能兴役。(指景佑时黄河大决堤)今南方多用财帛,国库渐空,往年公私有力之时,兴一大役尚须数年,然今国库不足之时,合商胡、塞大决之洪流;凿横陇,开久废之故道;自横陇至海千余里,埽岸陡堰已废久,须重新修葺,是乃三大役也。岂可兴三大役于灾旱贫虚之际?即使财力充足,故道未必可开。鲧障洪水,九年无功,禹因水之流,疏而就下,水患乃息。今欲逆水之性,障而塞之,夺洪河之正流,使人力斡而回注,以违天道循环之理也。横陇塞二十年,商胡决又数年,故道已平难凿,安流已久难回,也不可。

    说来说去,是郑朗在南方花了许多钱,国库没有郑朗南下前充盈,欧阳修不放心。奏上后,开始产生争议。

    实际这封奏折为后面一件大事埋下一导火索。

    郑朗的计划太过庞大,不敢执行,修一条长达千里的黄河也不行,又不能放任这个商胡道一个劲的淌,怎么办呢。六塔河就出来了。

    正在欧阳修捋着胳膊肘儿,与诸位大臣争得面红脖子粗时,南方两封奏折先后不约而同到达京师。

    郑朗奏折里说得很简单,交趾举国大军来犯,仓促之下,臣不得不先应战,后禀奏,又请张岊率领八千兵士以及潭州等十营官兵相助,请陛下恕臣之罪。

    然后什么也没有了。未向朝廷请求援兵,也未请求物资武器钱帛支持。

    这封奏折却让满朝文武大臣鸦雀无声。

    交趾入侵南方,很常见,这些年来几乎每隔一个三两年便有一次或大或小的入侵。派使者责问,那是蛮人入侵的,与俺们没有关系。不要怪我们交趾,试问你们若大的宋朝。能将所有蛮人管好吗?

    但从未有过举国入侵之事。

    有的大臣反应快,已经想像出近十万交趾军队从边境进入邕州,再进入两广。一直到广州,一路烧杀抢掠,百姓生灵涂炭的场面。

    程戡不由呻吟一声:“七千万缗钱哪。”

    这一糟蹋。七千万缗钱是打了水漂。

    随后余靖快奏也到了京城。

    他说得很详细,钦廉二州危在旦夕,又有四万交趾兵士自陆地挟卷而来,不仅是四万正规交趾兵,还有数万蛮人军队夹杂其间,不知最终会有多少敌军加入。

    可是至今臣不知道郑朗计划安排,唯在桂州听从前线诸将调动,发送物资。两广兵力不足,郑朗又鼓动百姓参兵,臣很有疑问。百姓组织的临时军队有多大的力量,与侬智高军队交战屡次失败,能略见一斑,况且交趾东征西杀,军队远比侬智高叛军强大。

    总之。情况很危险,若出了问题,与俺无关,整个计划郑朗将俺排除在外的。

    实际宋朝在变强。

    比如去年冬天以来的旱灾,放在以前就十分严重了,可现在几乎所有人不感到紧迫。无他,仓库里有了充足的储粮。如果郑朗能得偿心愿,将湘水流域开发,夔峡四路许多问题解决,平安过渡二十年,在这二十年时间内,解决西夏,收复幽云十六州,宋朝有可能真正地创造出一个钻石时代,甚至再将一些弊端去除,科学进步,科技力量释放出生产力,那么在这个封建落后的王朝里,会实现一个伟大的奇迹,免去两税。不征税了,农民没有负担,示问地主如何兼并。

    但是不可能实现的。

    不过宋朝变得越来越强,至少变得越来越富,是无可否认。

    然而眼下却很脆弱。

    象这次交趾入侵,挺过去,宋朝又会跨上一个新台阶,挺不过去,不但七千万缗钱打了水漂,会引来一系列不好的后果。

    武珥强烈要求出兵从战略上来说是对的。南方一强大,交趾以后休想有以交猖獗一时的机会,只能做乖孙子。不过能否在战术胜过宋朝,现在还不能判断。

    大臣们大多数同样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可是郑朗在奏折上什么也未说,如何判断?

    赵祯忽然想到一人,狄青。

    将狄青召来询问。

    狄青已经从奏折里隐隐地判断出郑朗的计划。

    况且这个计划就是围绕着他说的那句话,可记得唐朝如何打败高丽的,围绕着这句话制订的计划。但没有说,交趾与西夏一样,斥候太厉害了,说不定自己前面一说,在遥远南方的交趾都能得知。而且呆在枢密使也很久了,总算见识到这群文臣窝里斗的厉害。

    也回答了,含糊地说了一句:“陛下,勿用担心,说不定郑相公会给陛下一个大大的惊喜。”

    “有何惊喜。”

    “臣身为宰执,不能妖言惑众。等再过几天,前线消息传来,臣才能给陛下一个准确的回答。”

    与郑朗一样,等于未说。

    赵祯用眼睛盯着狄青,狄青不敢对视,于是低下头。群臣也是议论纷纷,赵祯让大家退下。当天晚上,赵祯将狄青召回内殿,让左右退下,说道:“狄青,你现在可以说了。”

    狄青让赵祯逼得无奈,将自己猜想说出来。

    赵祯拿来地图,看了大半天,直抹汗。又盯着狄青问:“太冒险了,能成功否?”

    “臣以为大约能成功。”狄青说完退下,他也在抹汗,这个计划之始就是他出的,如果说出来,天知道皇上会是什么表情。

    两份奏折,使朝堂大臣都不吵了,一起将视线转移到南方。

    又过了一天。

    郭逵已经超级完成了任务。

    门州等生蛮聚集了一万多军队,向决里隘扑来。

    就是听到这个消息,郭逵还拖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将不便携带的武器一起销毁,运来的火药集中起来,做了一根长长的索火线,拉到关北,然后站在关头上,对交趾人喊道:“我们要走啦,你们再不追,我们就从容撤退了。”

    让将士上马,然后打开门关,带着将士没有立即撤退,而是找来一个大喇叭,没有电子设备,扩音效果不大好,不但又大又粗笨,扩音距离也短。不过能让关南的交趾前军听到。

    “我们真走啦,你们再不追,就追不上了,难道让眼睁睁地看着我们或击或毙了你们五千多将士,不敢追击否?”

    “你们可是七八万人哪(包括民夫计算的),我们只有三千余兵士,你们都不敢追,还想妄图入侵我们宋朝?”

    “……”

    “……”

    知道是有意激怒,可是武珥与李常杰面面相觑,不知道宋军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然而这样羞侮下去,对士气打击很严重的。

    简短地商议后,拨出一千骑兵,同样是伪骑兵,先行追击,将宋军缠住,随后大军蜂拥而上,将这些宋军歼灭。就是不能缠住,拖一拖时间,等南边的诸蛮兵到来,两面夹击。反正这四千宋军是不能放过去。

    一千骑迅速冲进关卡,另一边导火索点燃。

    迅速蔓过关墙,进入一间刻意密封起来的大房子里。

    少数交趾骑兵已经冲出北关门,两门大开,仅是关,非是城,看得很清楚。忽然一声巨响传出,若大的决里隘关开始从中间崩塌,带的火药不多,使用方法也不大当,不过足矣。中间的关卡全部塌陷下去,近百名交趾骑兵被塌陷的泥土埋了下去,估计十之**没有生机了。郭逵一声令下,三军拨马回头,还有几十名交趾骑兵傻呼呼地站在哪里。

    就隔着一大堆塌陷的泥巴与建筑物,宋军对这几十名交趾兵士展开了屠杀。

    李日尊气得不顾皇太子身份,直骂娘。

    郭逵则从容地看着交趾人在南边搬运泥石,然后一拨马,率军北上。

    出了决里隘,到了开阔地带,正好碰上向南赶来的各部蛮兵。蛮兵论个体很勇敢的,可现在乃是各部联合起来,又没有一个强势的人物统领,乱蓬蓬的一团。

    反正交趾人在哪里搬泥石,不搬真不行哪,怎么走过去?有的是时间。

    看到这支杂牌军,郭逵喝道:“冲!”

    此次南下,从伏击战到防御战,胜得极其光彩,要谋略有谋略,要血性有血性,士气正旺的时候。

    三千七百宋军如狼似虎地冲入蛮部大军。

    迅速杀了一个对穿。

    然后拨马回头,四将各率一部,从中间分开一道直线,一南一北两面夹击。画了两道漂亮的圆圈后,一万多蛮兵杀得哭爹叫妈,一个个抱头鼠窜。一战,就击杀了两千余蛮人。若时间充足,能追赶的话,战果还能扩大。

    不过估计没有那时间了,并且郭逵用兵十分稳重,没有追赶,而是向镇南关撤出。

    是撤退,可前后四战,胜得皆十分光彩,最后有人传出虎骑的称号,于是赵祯亲自命名虎骑营。

    下午,从容地进了镇南关。

    这也意味着向南的各部,包括门州、七源州与广源州,被宋朝彻底丢弃了。

    邕州三关战役进入第二阶段

    

第三百七十六章 国战(大结局!):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推荐阅读:点道为止元尊深夜书屋伏天氏我是仙凡牧神记圣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太初大王饶命龙王传说斗战狂潮飞剑问道大道朝天